[]

昆烈看向九垒,彭禹施展乾坤挪移法,将大昆将士送回人间。

他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彼时,聂景元走来,笑着解释:“那人是乾坤宗遗留的后手。若昭王不在,此人便是我家的继承人。”

鬼帝瞥了他一眼,不曾插嘴。

聂景元故意模糊情况,因事情紧急,昆烈没有细想。众人合力在大昆天地上空进行加持。抵抗归墟之力的波及。

不远处,黑夜与黑洞已经摧毁大半虚空。无穷无尽的归墟黑水灌入宇宙内侧。

……

“昆——彭禹,咱们现在要怎么做?”

云仙儿和彭禹救人后,低声问:“如今联合聂师,你们师徒能不能把大昆天地挪走?”

彭禹默默摇头。

同为“世界”,他感知到大昆天地的哀嚎。大昆天地的意志正疯狂涌动——对所有人发出警告,这个宇宙已经走到尽头!

逃!必须马上逃离这个宇宙。

让世界如同种子一样扎根混沌,这是唯一的救世之路。

然而将九垒大世界、大昆天地一并送入混沌,这份工程太庞大了。

神朝这些年尝试过世界挪移,神皇昆烈倾尽全力,才让大昆天地在虚空挪移了一点点距离。

想要现在送往混沌,简直是强人所难。

混沌,荀易和伏天帝合计着时间,打算找机会压服其他大能。忽然一片云气散开,虚无苍合之气流转,缥缈道人出手插入战斗。

“诸位,罢手吧!”

伏天帝本就有心暗助荀易,趁机撤了八卦图,诸位大能纷纷收手。

缥缈道人对众人稽首道:“我等虽非一界之人,却同在这片混沌鸿蒙,相互比邻。如今第三宇宙遭逢劫数,我等纵然不顾念混元道兄的情面,也该念及同类悲悯之情。”

“救助此界脱离灾劫,对我等不过举手之劳,何不欣然相助呢?”

第六宇宙的三位道尊沉吟,有一位道尊迷惑道:“道兄认为,此界还有生路?”

“贫道看不见生路。但小友既有成算,且混元宫那位道友还没出手,贫道愿意相信一次。阳皇陛下,您意下如何?”

太阳光照亮混沌。

一尊伟岸的金色神灵降临混沌。在他身后又有翻滚的海洋和厚重的大地镇压混沌。

见到第四宇宙的三位神皇联袂而至,几位神尊和至高神露出紧张之色。

阳皇淡淡道:“第三宇宙覆灭,归墟之力冲击废墟,即将携大势摧毁我界。因此,我界倾尽全力相助第三宇宙。诸位若不肯助拳,请速速离去。如若不然,便是与我等为敌。”

缥缈道人颔首道:“相助此界,便是助力我等自身。总不能让那群造化疯子的计划得逞,一个个摧毁我们的宇宙吧?”

第一宇宙的大能妄图摧毁十二寰宇,由他们重新创世,窃取创世神的权能。玄鸟宇宙和第三宇宙已经遭殃。

接下来,就轮到第四宇宙和第五宇宙了。

“把龙皇们叫上来吧。还有女王陛下——”缥缈道人故意不去看至高神,“在此界纠缠恩仇,也不怕惹怒创世神,导致至高惩戒?”

他在边上待了一会儿了,权衡利弊后才出面牵这个头。

因为,他在混沌中看到混元道祖开辟圣界。知道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辛。

为了不把创世神牵扯进来,还是他们这些人多多出力吧。

在缥缈道人和阳皇的牵头下,诸界大能勉强答应援手。

随后,缥缈道人将玄清教主、阎天魔尊请入混沌。阳皇亲临虚空,劝说四大龙皇。

日冕龙皇看到日光照亮黑夜,当即道:“我知你意,我们应下。但第三宇宙欠下我们一个大因果,日后要还。”

“可——”

阳皇替昆烈应承,四大龙皇马上改变方向。

原本,他们合道四维是要崩塌这方宇宙。如今他们四龙化作天柱,强行撑住宇宙四极,稳固了摇摇欲坠的虚空。

阳皇转而看向夜女王。

这位女王可不是好招惹的。莫说阳皇,便是缥缈道人、伏天帝的面子,她也不理。

伏天帝见二女依旧在虚空纠缠,而随着赵妃嫣神力不断提升,归墟之力已经充斥整个宇宙的下半层。

他对荀易道:“关于她,你有什么主意?”

“已经有人去做了。她不是阻碍,你们可以放心。”

一尊尊第六境的大能立足混沌,祥光灵云在鸿蒙迸发,开辟一重重世界虚相。

荀易率先扔出宙光钟,神钟再度固定时间,将第三宇宙连同归墟之力静止。

但这股力量无法影响第六境以上存在。

赵妃嫣和夜女王的战斗进入白热化。

有着归墟补充神力,赵妃嫣的力量无穷无尽,逐步占据上风。而夜女王从天外借来的力量以及梵天帝自身的力量,犹如无根浮萍,神力逐渐枯竭。

在一次破绽中,赵妃嫣以神杖刺入“至高魔母”,将一面镜子打飞,崩裂三位一体。

嘹亮的凤鸣在她身上响起,火德天帝的神能全数爆发,撞开梵天帝为夜女王加护的力量。

“天帝陛下,作为已经逝去的存在,还是早点进入永眠吧!”

赵妃嫣望着梵天帝,心中也涌起一丝丝不甘。

凤媖为了自己,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凭什么剑梵帝可以复活?

不仅他,还有这神建一族。

赵妃嫣杀意炽烈,黑洞再现祟冥魔星,无数颗闪烁赤色妖莽的天搀凶星甩动扫尾,划破黑夜长空。

越过夜女王的领域,攻击月星那边的神建一族。

“天华,你敢!”

永夜之力化作无穷无尽的黑暗,先一步笼罩月亮,形成一层屏障。

圣后有所感应,主动祭起月星之力,将永夜神力镇压。

彗星群迅疾冲入神建一族的营地。

一座座神塔崩塌,彗尾携带无量杀机扫落,神建族的神人纷纷死亡。

剑界转动,帮夜女王挡下一群彗星。

梵天帝缓缓道:“我把神力全数给你,你将他们救走。哪怕送去隔壁宇宙,也能保留一二血脉。”

金灿灿的神力凝结为一团梵神本源飘向夜女王。

“等等,陛下——”夜女王升起不祥预感,“那你呢?”

“够了,自永眠中苏醒这一刻,已经足够。”

梵天帝的梵性之力陡然衰落,赵妃嫣先是惊讶,随后露出复杂的眼神。

果然,所谓的复活只是枉然吗?

“女王陛下,不要再玷污我家天帝的神格了。”伏天帝的话突然插入女神们的战场。

“你在此界设祭,唤醒剑梵大帝和一众神建族人。那些族人也就罢了,你一人之力便可塑造生命。可剑梵大帝的实力本就不在你之下。你凭什么复活一位同级别的存在?你的神力,能承受这样的代价?

“他的苏醒,只是受你呼唤,强行以梵性凝聚虚相。梵见众生,你所见的,是你心中的梵帝。”

“你胡说!我的复活术,绝对不可能失败!”

夜女王看向梵天帝。然而,当神力交给自己后,他的形象一点点淡去。

“时间到了,这份梵性之力无法长存,自然要继续沉眠,”伏天帝缓缓诉说,“你若在我界施展复活之术,从众生心灵映射梵性。或许,能真正将他复生。但第三宇宙,有多少人知道梵主天神?此界,根本不存在你们的信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