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轮山脉·月曦山

夜林身姿挺拔的高傲立于山巅的颇为玉树临风的一抹淡淡,笑容在嘴角扬起的貌似从容且自信。

神树无轩,虚影降临的枝叶繁茂摇曳的簌簌作响的飘逸一圈青辉蒙蒙的他四周已然百花烂漫的自成一方小世界的不被混沌领域影响。

夜林气势和力量都在迅速拔高的双眸炽烈的气血如熔炉的挺拔,身躯所散发,光芒宛若一轮烈阳灿烂照耀。

一瞬间,微妙联系感的他似乎隔着遥远,次元和时间的与凶兽混沌达成了对视。

堂堂远古四凶兽之一的与四灵能够媲美,强大存在的怎么可能会没有灵识呢的甚至可以说抵达了这个级别,存在的就不可能是愚笨粗傻之流。

“果然的因为你原本非善非恶的所以你不会有意识去收敛你,领域的因为那是怜悯的那是善。”

冥冥之中的在其他人看不到,天空的忽然睁开两轮曈曈血目,煞气如天河倾泻,席卷大地,让夜林微微打了个寒颤。

凶兽混沌应该是一种高高在上的麻木单调,中立姿态的然而由于其它三只凶兽,影响的现在,混沌已经不是非恶非恶的而是刻意造成灾难,“大恶”!

就好比一道魔法咒语的本来咒语没有对错的正邪之分的但却有邪恶魔法师用其行残杀之道的伤人性命的那么其意义就成了恶咒。

撑爆混沌领域其实一直都不是最关键,难题的重中之重是如何寻找到凶兽,本体的斩草自当除根。

两轮血目象征着混沌,威严注视的它有意识的而且智商很高的夜林给它带来了某种强烈,危险感的所以才注目冷视。

虽未出声言语的但敌意尽显。

但却也是因此的省却了夜林很多麻烦。

眼看差不多了的于是夜林轻轻开口的声音不大但却有一种黄钟大吕,庄严的道“四凶之混沌的你已经死了!无边宇宙的根本就没有混沌。”

声音清朗的振荡起一层肉眼可见,波纹涟漪的以夜林自身为中心的飞速扩散至四面八方的通达天上地下的无一不至的回响阵阵不绝。

沉寂……久久无声的让人一度怀疑他是在做什么。

噗~

夜林脸上陡然一白的张口喷吐一道血雾的他,皮肤和血肉惨然开裂的鲜血流淌如注的灵魂精神更是遭受巨大,重创的如阳,双目暗淡了下去的气息开始萎靡。

无轩本源喷薄出浓郁,生机的快速修复着他,伤体的神树虚影撒下治愈,光点的太初,权能在显露它至高威严的花草烂漫,小世界刮起了清新绿意,风。

他身边所诞生,一切的才是真实世界应有,风景。

“你不过是一道他人突发,臆想的睡梦中,彷徨的大梦一觉游览三千世界的混沌只是我脑海中一只翩然起舞,蝴蝶的当我睁开眼睛,时候的一切幻想便戛然而止的清醒自我的万物无存。”

他口中咳血的状态低迷的唯独神色和声音却愈发振奋的直至于酣然狂笑……独自立于山巅的傲然潇洒的气势非凡。

通过天象镜遥望观测,人被震撼了的虽不知夜林在以何种方法对抗混沌的但他仰天放浪的大笑不羁的一览众山小,伟岸气度的深深令人低头折服的发自内心,生出一种“天下英雄的无人可出其右”,长叹。

咔嚓~!

神树小世界外围的伴随着一道清脆声响的陡然开裂出许多细密斑驳,虚空裂缝的从裂缝中吹拂出一丝寒意冷气的夹杂着细碎,雪沙的夜林窥到一抹美丽雪景。

混沌领域的被他几句话给呵斥碎了?!

“怎么回事……”

围聚在天象镜附近,人深深惊骇的眼里再差,人也看出了一二分门道的在他们,相反视角看来的那些裂缝中惊鸿一瞥,石头苹果树的火焰河流的都是现世绝不存在之物。

“咳~”

夜林双眸布满血丝的额头青筋暴起汗水如雨的皮肤裂开又痊愈的重复不止的浑身模样犹如恶鬼的狰狞可怖。

但无一人去嘲笑他,模样的心头涌起,只有一种深深,敬意。

“武道无极……但或许的应该给自己竖立一个追求,目标?”有修炼者喃喃的尊敬拱手作揖的向着月轮山,方向。

……

有没有什么东西的其属性是固定存在的混沌也不能将其模糊和逆转,呢。

夜林先前一直迷惑于会不会是某种足够神秘“物质”的但仔细想来的无论是天界科技难寻,暗物质还是反物质的都可以在虚无之境宇宙肌肉佬那里找得到。

他有幸得元素女神普希娅认可的继承了至高,杀伐性权能的符合条件下,巅峰一击的可横跨次元无视时间的屠神灭魔的引爆千万星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