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那群将老张头“护送”出大漠的马匪,魏长天并没有找他们麻烦,甚至还大手一挥赏了三千两银子。

毕竟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但总归是把老张头安全接了出来,还一直好吃好喝伺候着。

就冲这份功劳,赏点钱也不过分。

至于他们此前干的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伸张正义?

抱歉,老子没那闲工夫。

魏长天本来以为这件事应该就此两清了,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想要投奔自己。

其实类似的事之前不是没发生过,但当时都有楚先平来处理。

如果对方有价值,那就先吸纳进共济会慢慢考察。

如果没价值,那就随便找个理由回绝掉。

所以,如今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价值呢?

“咳,这位兄弟,快起来。”

踏前一步,将年轻男子从地上扶起的同时魏长天也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对方。

与自己差不多高,但一直微微弓着背,始终保持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差距。

模样比较寻常,属于泯然众人,但又不像萧风一样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此人不一般”的那种寻常。

皮肤不似大部分马匪那样黝黑,不过也绝对算不得白净。

简单总结,就是一普通人。

或者说一个刚落草不久的普通马匪。

“这位兄弟,我这人说话直,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笑了笑,魏长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愿意投奔于我,这便是看得起我。”

“不过我手下之人已有不少,若是给兄弟个寻常差事,怕是屈了兄弟的才。”

“所以”

“魏公子。”

突然,年轻男子开口打断道:“可否容小人多说一句。”

“你说。”魏长天神色不变的点点头。

“好。”

年轻男子稍作停顿,旋即正色问道:“小人此前听张老前辈说其在西漠戈壁中曾遭人刺杀,不知公子可已追查到贼人下落?”

“没有。”魏长天眯了眯眼。

“那不知公子可否给小人一个机会?”

“可以,我给你一夜时间。”

魏长天很干脆的回答:“明早辰时之前,你若能查到这些杀手在哪,那往后你便可以跟着我。”

“”

一夜时间,要查出一群明显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刺客的下落,这无疑难于登天,恐怕即便是楚先平来了都不一定能办到。

而年轻男子可能知道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好,公子,不过我要借五十位官差一用。”

“没问题。”

“我还需借张老前辈两个时辰的功夫。”

“可以,不过你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公子只管放心。”

“那行,我会派人知会他一声的。”

深深看了身前的男子一眼,魏长天最后又撂下一句话便转身走了。

“你若能做到,我保你此后平步青云。”

“哒哒哒、哒哒哒”

半刻钟后,一连片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而这群人中就有不情不愿的老张头。

关于他的安全,魏长天并不怎么担心。

毕竟随行的五十个官差都是高手,并且首要任务便是保护老张头,所以即便真的再次遇到那群刺客也不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