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舍不得,你可以再次回到单身的状态。”

“嗯?”

“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伤别人心了,不是吗?”

“不要说的我好像很熟练的样子好不好。”

李愃有气无力的摊了摊手,毕竟林宸的话语他无法反驳,他之前就伤过别人一次了。

“我记得你曾经还和我探讨过,不要和我说其实你到现在也就这么一次”

“咳咳,怎么可能。”

李愃颇为心虚的想要转移话题,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曾经他还专门嘲讽过林宸母胎solo这一事实。

“原来如此。”

林宸通过李愃的反应,初步明确了一个答案。很好,以后唯一的“黑点”也不存在了。

“你不要随便脑补一些不存在的事实啊。”

这可是自己唯一能嘲讽林宸的地方,李愃还是想要尽力挣扎一下。

“既然是事实,那就没有存在不存在这种说法。”

“”

这话直接给李愃整沉默了。

“所以说啊,有时候连我也很难相信你是从李家出来的人。”

李愃这个人的性格和李家那群人相比太格格不入了。

“李家,真正荒唐的也就是那群二代三代而已。在感情这方面,爷爷他可是专一的很。”

李愃摇了摇头,他是听过李承昑的故事的。李承昑一生只有一位妻子,是从年少时就一起结发的女子,但她只是普通人,在逝去之后,李承昑没有续弦,一直寡居。

林宸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讨论下去的意思,这毕竟是属于人家的家事和隐私。

“你说你们要订婚了,具体时间定了吗?”

“嗯,初步定在明年的三月份。”

“明年三月?这么久?”

他还以为既然已经确定了双方的意愿,订婚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想来不会耽搁太长时间。允珍姐当时双方家长确定意愿之后,没过多久就举行了订婚仪式。

“你觉得呢?”

李愃反问。

“财阀都是这么麻烦的吗?”

林宸立刻就明白了,李家和韩家的联姻,的确可能会有些阻力,甚至有时候这种阻力并非来自于外部,而是源于内部。

家族越是庞大,枝丫越是繁茂,便越是难以聚拢人心。

“只是有些人想要把它变得复杂而已。”

李愃耸了耸肩,对二人来说,订婚只是一个仪式,走过了这么多年的坎坎坷坷,两个人早就不需要订婚这种形式来证明什么了。

“呵,总之恭喜你了。”

身为唯一的至亲好友,李愃能够扭转心意,追寻幸福,他自然不会吝啬献上祝福。

“别光祝福我,你自己也早点下定决心吧。”

虽然不好再拿母胎solo的事情来取消他,但是身为即将组建家庭的人,还是有资格对单身的好友说上那么一两句的。

“我需要下定什么决心?”

林宸反问道。

“这点你自己应该明白。”

“我不明白。”

“停停停,我可不想和你辩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